關閉
Collect from

※ [本文轉錄自 Gossiping 看板] 作者: happy740826 (ψ-(._. )>) 看板: Gossiping 標題: [藝人] (蕭煌奇) 期待一雙眼 帶他領略世界 時間: Sat May 24 09:25:06 2008 「向生命鬥士致敬」, 期待一雙眼 帶他領略世界 專訪/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 撰文整理/中時電子報賴正翔 以「你是我的眼」唱紅大街小巷的蕭煌奇,雖然眼睛看不見,但他歌聲唱出他對生命 的看法,也用音樂和世界交流,他更期待真的有一雙眼睛,可以帶他領略世界,看到更多 他看不到的東西。蕭煌奇(以下稱答)接受中時電子報總編輯郭至楨(以下稱問)專訪, 暢談他的音樂與人生。 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節目一開始,我想引述一段簡單卻發人深省的話:「我想用最簡單的話語、 最純真的心情,寫下我們的故事。雖然我看不見萬物、看不見母親及愛人的臉龐,但我的 心卻看得見發生在你我週遭所有的故事。為了夢想前進,你我並沒有什麼不同,我是蕭煌 奇」。 對於蕭煌奇這個名字,很多網友都非常熟悉。蕭煌奇,一九七六年九月生,曾於一九 九九年榮獲十大傑出青年。而大家最熟悉的,是他在二○○二年以一首「你是我的眼」感 動了所有的人,也開啟了蕭煌奇燦爛不凡的音樂道路,同時成為許多音樂人口中推崇的一 位創作型音樂歌手。同一年,蕭煌奇也出版了口述自傳《我看見音符的顏色》,分享人生 歷程及選擇音樂之路的故事。 非常難得的是,他還兩度入圍金曲獎。今天節目中,非常高興邀請蕭煌奇來接受我們 的訪問。 煌奇你好!在剛過去的二○○七年你很忙碌,你不僅出了個人第四張專輯「真情歌」 、還投資餐廳,這一年是忙碌且充實的。因為音樂,讓大家認識你;因為音樂,也為你打 開了一條人生很不一樣的道路。你有先天性視力上的障礙,也讓大家更敬佩你現在的成就 ,但同時也好奇想知道,當初你是怎麼樣接觸音樂?又是如何開始學習音樂? 【答】:我從小就喜歡跟家人哼哼唱唱,因為我父母都是做水泥工作,在休閒之餘, 就會一起唱歌。那時我家有一台卡拉OK伴唱機,我們會一起唱些台灣老歌,或者爸爸媽媽 那個時代的歌。 當時就覺得,唱這些歌很過癮,也許不懂歌的含義是什麼,但那時就覺得,能夠唱唱 歌、跟著節奏去感受,是種很快樂、很自在的感覺,也可以把大家的距離拉近。 甚至我會想,把這樣的歌錄下來,當作自己的收藏,或者送給喜歡聽音樂的朋友。於 是,開始對音樂有很多的認識及好奇。學音樂一開始,當然要學樂器及音樂的基本概念, 那是我進到盲校的時候。盲校在敦化北路的場地不是很大,除了上課時間,在下課的時候 ,每個同學幾乎人手一個不同樂器,整個學校充滿音樂氣息。 就好像音樂菜市場,這邊在吹小喇叭、那邊在吹薩克斯風、另一邊又在打鼓……你可 以分門別類聽到好多不同的聲音,覺得好棒,很喜歡那種熱鬧的感覺。在那樣的環境下, 自然會覺得,如果自己也可以學點樂器,該有多好! 因為小學還不能參加社團,我上國中一年級時就加入社團,幾乎每一個音樂社團我都 去報名參加:合唱團、管樂社、熱門音樂社……,只要有音樂的社團,我就去,開始學習 一些音樂的基礎例如樂理、音樂的概念,開始彈吉他、打鼓、吹薩克斯風。 在看不見的世界裡,跟很多盲人朋友溝通的方式,用音樂可以最快拉近兩個人的距離 ,於是學了這樣的樂器,然後開始唱唱歌、彈彈吉他,跟著很多朋友一起玩音樂。 【問】:在啟明學校開始學音樂? 【答】:對。 【問】:你的音樂起步也是相對很正規。 【答】:對。我算是學正規音樂的模式、傳統音樂出身。 【問】:你是否一開始就知道人生要走音樂這條路?從接觸音樂的那一剎那,就打定 主意,認定這是人生的一條路嗎? 【答】:剛開始學音樂時,根本沒想那麼多,認為以後可以靠著音樂工作。在啟明學 校念書的時候,學校的教育是分成就業班與升學班,那時我覺得,自己不太喜歡念書、整 天跟音樂在一起,所以我念職業班。 那時正規的教育,「就業」頂多就是讓你考上按摩執照,擁有一技之長,但在音樂上 倒不這麼去培養。因為過去傳統教育,從上到下都認為,盲人只有兩條路:要不就好好去 念書,不然就好好去做按摩,沒有特別其他的路可以走。音樂只是選修,或者是休閒上的 調劑而已。把音樂做為興趣的培養,它不是一種職業。 當時我想,反正我把自己該學的按摩學好,有多餘的時間就用在音樂上。真正把音樂 當成職業,是在高中三年級的時候,那時想:要畢業了,自己也對音樂很有興趣;又想: 這麼多朋友都在按摩業,我是不是可以有另外一條路去走走? 我想:不如高中畢業時,去找一些音樂的工作。於是我就抱著吉他,去很多民歌餐廳 試唱。在試唱過程會遇到許多出奇不意的事情,人家可能排斥:你是個盲人,如何搞定我 們餐廳的客人? 很多問號在我身上出現,但如果沒有去接觸這些事情,可能永遠無法接觸到音樂、甚 至走上這條路。可能我有很多時候,是被排擠、被排斥的,但我覺得這都不重要,我還是 會繼續去應徵。終於在畢業後有一次機會,有家餐廳願意讓我試唱,一個禮拜可以去唱一 個班。我覺得好棒,終於有機會往這條路去試試看,可以去唱。雖然餐廳的老闆及員工都 有很多的疑問在心裡,但我就是不管!只要你給我這個機會,讓我嘗試去唱,我會把這樣 的工作做到盡善盡美。 【問】:所有的餐廳老闆聽到你的歌聲,應該不會有所懷疑才對? 【答】:所以我那時就在想,要用實力去證明我自己。我不相信大家會用看不見的外 表來做為所有的依據及判斷,我要把過去大家對「看不見」的印象,完全地打破。我要去 扮演那樣一個看不見的朋友,讓人家覺得,看不見的朋友也可以做到最好。 【問】:你在第一次駐唱的那個餐廳演唱成果如何? 【答】:其實剛開始,他們幫我排的班,不是那麼尖峰的時段,有時候可能只有一兩 桌客人,但我覺得,人少人多對我來講都無妨,因為我覺得,我只是要把歌好好的唱給大 家聽。 一般的歌手,一個班可能唱不到四、五首歌,但是只要是我的班,我會在一個小時之 內,完完全全唱到八、九首歌,甚至十首歌,我完全就是用真的音樂實力去感動別人。我 也認為,只有用這種方式,我才能說服別人。 【問】:在你的音樂道路上,的確用歌聲去征服了樂迷的耳朵跟心靈。事實上「你是 我的眼」的確讓樂迷正式的了解你這個人,讓人驚訝於你的實力。你的創作靈感泉源、甚 至創作方式是如何呢? 【答】:我的創作來源,多半來自我的生活。我記得我第一次寫歌,是在木船的決賽 ,我從初賽、複賽一直打到決賽、總決賽。當時聽朋友說,如果在總決賽時能夠有一首自 己的歌,分數就會高一點。但是我想,哇,寫歌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如何從無到有?我 就集思廣益,找大家一起來,找了好幾個朋友,找個教室,我就說:我們來玩接龍的遊戲 。譬如說,我先開頭:今天天氣很好,接歌詞,先把歌詞寫下來,然後大家開始接龍,接 到一個段落,是個句點的時候,我就說好了,我回去想一想來填曲。 後來我就回家,一句一句的把曲子錄下來。那時候只有錄音機,我就一邊想曲子,一 邊錄下來,到後來整首歌有個構造的時候,我就拿起吉他去配和弦,所以這首曲子就完成 了。 【問】:所以到現在為止,你的創作過程是比較習慣從腦海裡先構思旋律,再哼唱錄 下來,然後再做整個曲目的編排? 【答】:對。後來我的創作,我喜歡寫一些跟自己生活有關的事情,我倒不會寫一些 比較風花雪月的歌,我的音樂其實很生活化。 「你是我的眼」這首歌,其實當初我也沒想到會受到這麼大的迴響。因為這首歌的曲 式,是屬於自傳式的曲式,以音樂流行市場來講,它會被淹沒到比較後面的位置,我當時 並不認為這首歌能夠讓這麼多人都能朗朗上口。 我寫歌的時候,也不會刻意按照市場的趨勢去寫,我只是希望,用音樂把我的生活紀 錄下來,我喜歡用這樣的方式去呈現我的每一首歌。 【問】:所以「你是我的眼」到最後有點出乎你意料之外? 【答】:對,所以當初會入圍金曲獎的最佳男演唱人跟作詞,我也是出乎意料之外, 我沒有想過這件事情。 【問】:事實上,你有兩度入圍金曲獎,從國語到閩南語,你都有很突出的表現。你 自己認為自己在國語和閩南語方面的創作,有沒有不同偏好或是不同的擅長之處? 【答】:我自己的生活當中,跟家人是用台語溝通,所以台語是我的根本,也是我比 較熟悉的。但是後來我接觸到西洋流行音樂及國語歌曲,慢慢也對國語歌曲有所了解。其 實我覺得,語言真的很有趣,寫國語歌和台語歌這兩種歌曲的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 對我來說,台語歌曲還可以有更多的進步空間,而國語歌曲的部分,太多人可以創作 ,它的應用模式有很多不同的面向。我自己會比較喜歡寫閩南語歌的原因是,我覺得閩南 語歌曲是我自己的根本,所以我會盡全力好好創作,我也希望有更多的進步空間。 我不認為閩南語歌曲是停留在過去的日文翻唱,或是悲情而傳統的閩南語歌曲曲式, 我希望自己可以對閩南語歌曲多做一些貢獻,對自己喜歡的音樂,用自己熟悉的語音來做 嘗試,不需要太多悲情,因為時代不同了。在創作時,因為我了解過去的閩南語歌曲的形 式,所以我知道現在的閩南語歌應該變成怎麼樣。希望自己可以往這個方向去發展,但是 自己可不可以做到這個地步?我還是在努力當中。 【問】:在你的「真情歌」專輯裏,有很多元素,想請問你在製作這張專輯時,有沒 有設定什麼樣的主題或元素? 【答】:我當初是希望要充滿愛的感覺,因為過去的台語歌,是比較「演歌」式的, 我當初就希望,這張專輯的台語歌,是比較溫暖,或可以感動人心的;或設定每一首歌, 都會有主題或故事,或是希望呈現什麼樣的畫面。   雖然我自己看不到,但,我知道在用什麼樣的旋律時,可以有什麼樣的畫面,去 把這首歌有更多的舖陳或變化。當然這些故事,是以愛為主的,不論是對社會的愛,對家 庭的愛,比較正面的。 【問】:我試著解讀,「愛」讓我覺得有包括對社會、環境的,對自己親人的,及自 己心理底層的愛? 【答】:對,「像阿嬤的話」,就是寫親人,因為,對我來說,我覺得親人很重要, 沒有他們,我就無法寫下感動別人也感動自己的歌。因為有這麼多的機會,我們每天相處 ,給我保護與愛,關心我,我也想讓大家知道,和家人的相關,有愛與關懷,是一個非常 美與正面回應的。 【問】:有時候,是不是也是有批判的,像「國民學校」批判性就很強? 【答】:當初我在想像這個畫面時,是關心兒童的,因為小孩子很可憐,因為選舉時 或什麼時候,沒有人會關心他們,就想說來寫一個「兒童」的主題;我也想,因為大家都 生活在一起,平常就應該來關心。 【問】:對,音樂不見得是風花雪月,也可以是寫實的。談這麼多首歌,當然要談「 你是我的眼」,這首歌的MV畫面,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導演的舖陳、安排… 【答】:我很不喜歡拍MV,因為,我不知道我在乾嘛,叫我擺姿式,乾嘛的,然後旁 邊的人說,「哇!這裏好美唷!」我就會想,「美在哪?」我根本不知道我知道在做什麼 !然後,我就想,你們覺得美就好了,因為他們都會編排,可能會有一個故事,一個意境 。他們也會講故事給我聽。 【問】:我們還是來談談這首歌的情節,你能不能找到你生命中的那雙眼睛,在生命 中能夠幫助你的眼睛? 【答】:我不只找到一雙,其實,我找到很多雙,千千萬萬雙眼。因為我的專輯是獨 立發行的,而這首歌發行後,就有一群全省的誌工團,只要我去那表演,他們就會組成一 個販賣團,在我演唱的地方義務擺攤賣唱片,幫我推銷唱片。就變成無形中,多了一個唱 片公司出來,我就覺得好感動,因為他們付出心血去幫助一個人,幫助我圓夢。 【問】:當然,我還是要追問,在你心目中,是不是也渴望找到陪伴你的那一雙眼睛 呢? 【答】:我當然希望,因為我除了音樂之外,什麼都不會,我希望那雙眼睛,能幫我 看到這世界有多美,像是幫我唸書哇,看很多現象,我就會知道,哇!很多事情,是我不 知道的,可以透過她的眼睛看到。   但,因為工作的關係,或很忙的關係,常常就在想,到底那雙眼睛什麼時候會出 來,我也很期待。 【問】:我們知道,在你人生歷程上,有太多起伏,你生下來,就有視力的障礙,但 後來上天也給你機會,在五歲到十六歲時,你曾有微弱視力的時候,那段時間對你人生影 響有多大? 【答】:當然,那時候看過的東西,可以存在我心裏,當然,也對自己也比較有信心 ,包括我看過的東西,及在看得見時,學了那些東西。因為,我一直在盲校念書,因為我 當時看得見,所以我比其他的盲人好一點,甚至可以比較自在,我跑第一,別人再跟著我 去,所以當時我也比較有優越感。雖然後來看不見,但我覺得,至少我還保有過去那些記 憶與畫面。 【問】:這十年對你未來的創作是不是也很重要? 【答】:當然那十年是很重要的關鍵,而後來看不見後,那個體認是不同的,雖然可 以用耳朵聽。但我可以用內心去感受,周遭的人事物,就像別人看一個人,覺得是一個一 表人材的人,但可能忘記用心去體驗,去感受,去和他交心。這個部份,是我在看不見後 ,慢慢去體會,才能知道和看得見是不一樣的感受。 【問】:人常是在失去才知道珍貴,我想當然你也是,你曾經失去視力,後來又得到 ,又再失去。當然,你走過那一段了,但我想請問你,因為你比較特殊,在你後來的心理 建設上,是不是建設好了,是不是已經做好了去迎接失去的準備呢? 【答】:我在盲校時,我沒有想過,我會完全看不見… 【問】:那時你的視力是… 【答】:那時我的視力還不到0.1,但我覺得,那時我和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我不 必帶手杖,球丟來都接得到,我當時是行動自如的,只有比較遠的地方才看不到。我在盲 校時,是很少人可以看得到的,所以我當時就覺得,自己很好哇,還可以幫助別人,別人 要去哪,我還可以帶他們去。  我那時從來沒想到,在一個暑假裏,突然視力開始慢慢減退,先是一片霧,然後 連光影都不見了;那個掙紮是很恐怖的,遇到這件事時,就像球丟過來,躲開球,但後來 又再來了一次,不斷重覆,結果,我就慢慢知道,要接受這個懲罰或事實了。 但那時候,只有自己知道,我不敢和任何講「我看不見!」因為那是一種恐懼,我只 好自己躲自己認為安全的角落,少去運動,少去和人接觸,不和朋友出去。如果有同學要 出去,就自己坐在教室,或自己抱著吉他,唱唱歌,或到學校的樓頂去,去渲洩自己的情 緒,其實,那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心裏面很恐懼。 【問】:如果那個時候,第一時間點你把事情講出來,會不會有所改善,包括接受適 當的治療? 【答】:也許是我的個性比較固執,我那時也沒有和任何人講,後來過來一段時間, 老師和同學發現,我走路會撞到,他們才感覺;因為,那時我對外表現得很堅強,都不讓 別人知道。但我自己很清楚,也很擔心,很著急,眼睛看到的東西愈來愈少,光影慢慢變 淡,每踏一步時,都很擔心,怕跌倒,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是什麼。 【問】:在事情發生時,你有沒有對自己產生過,無法接受或放棄的感覺?或脫序的 感覺? 【答】: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在盲校念書,如果我是在一般的學校念書,打擊 會更大。因為平常盲人在走路時,都會撞來撞去,是沒有什麼差別的,頂多我就是和別人 一樣撞來撞去。   但我比較不能接受的是,平常我是萬中之王,平常都是我帶他們出去走走,出去 玩的,但沒想到,現在我和他們一樣了,也要由別人帶了,包括帶手杖,重新再訓練面對 生活的,那種自尊心,我是無法拉下的。 【問】:當然最後你走出來了,但,在過程中,有沒有什麼特殊的人,或特殊的事, 對你產生影響的? 【答】:我自己看不見,當然有一段時間是不舒服的,但我一路上來,都覺得我有學 音樂,也有學柔道,我從小看得見時,就開始學柔道,後來,也派上用場,讓我在每一次 走路時,我不擔心我摔倒,因為我會「護身倒法」,不會讓自己受傷。 當時我的柔道老師知道我看不見後,他和我說,你要自己好好去認清這樣的事實,這 樣的運動,或許對你來說是一個幫助,也可以幫你找回信心,也不要覺得你和別人不一樣 。那時我的柔道老師,還是會帶我去每個道館練習,那時我就想,老師還是把我當成一般 人,我就要和一般人一樣,不論在柔道上,或音樂上都一樣,要把這條路走出來,要讓其 他人刮目相看。 【問】:蕭煌奇與楊培安演唱會已經舉辦過兩場,最後一場表演在五月十七日在台北 國際會議中心舉行,能不能請蕭煌奇談談這次巡迴演唱會的特色,還有您怎麼會跟楊培安 一起舉辦演唱會? 【答】:當初主辦單位問我有沒有意願舉行演唱會,而且要我能提供一份我希望能夠 共同合作的音樂人名單,我很喜歡楊培安的聲音,所以當下演唱會就成形了!至於這次演 唱會的特色就是主辦單位在舞台上鋪上導盲磚,所以我可以突破以往只能在舞台上單點表 演的限製,自由在舞台上遊走跟台下歌迷互動,這實在是很棒的經驗!除了靜態歌曲的表 演外,從沒想到我也可以跳舞,雖然「看不見」對於肢體表演有所限製,而且這次的舞步 並不難,可是只要有機會我都願意去嘗試,希望未來表演能夠繼續有舞蹈的突破。就像一 般朋友一樣能創造出不可能的奇蹟。 【問】:希望這次蕭煌奇與楊培安演唱會後,我們希望很快就看到蕭煌奇載歌載舞的 個人演唱會。 【答】:我也希望能有這種機會,把我所有可以表現的東西都呈現給觀眾,甚至不可 能的事情我都願意去嘗試,因為有難得的機會就要好好把握住。 【問】:除了創作跟演唱外,您是不是也曾在台北之音電台主持節目? 【答】:節目名稱是「眼裡的世界」,就是放放音樂跟廣播聽眾聊聊天,然後訪問公 益團體以及報導他們的活動。其實主持廣播節目對我也是一種全心嘗試,讓我能夠熟悉麥 克風訓練說話的一種方式,以前我曾沒想過自己能在完整一個小時內講個不停。雖然我看 不見卻很開心很多朋友給我很多機會,讓我有演唱、主持等等各方面的嘗試。所以我也希 望能有一個平台讓喜歡音樂的朋友有機會,能發表自己的才藝。 【問】:除了音樂跟創作以外,煌奇也很積極投入公益活動,對於未來人生的規劃乃 至於感情的追求,您自己有沒有什麼看法? 【答】:音樂這條路我會一直走下去外,公益的部份我希望能去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 弱勢族群,我也會去思考到底要如何才能幫助他們。我也曾經是接受幫助的一群人,所以 今天我有能力可幫助別人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如果事業跟工作都很穩定的時候,到時情感 就自然會出現。 【問】:煌奇你經歷過人生這麼大的起伏,一路走來你對於家人父母有什麼話要說? 【答】:我在父母面前總是保持開朗笑容,因為他們總認為把我生下來卻又看不見       是他們的責任,所以應該給我更多關心。我希望他們能多照顧他們的身體,不 用太擔心我未來的每一天。只要他們過得快樂、過得幸福,只要他們記得他們有煌奇這麼 一位讓人尊重又認父母驕傲的盲人,讓父母沒有後顧之憂,一家人快樂在一起陪伴到最後 。 【問】:今天的蕭煌奇的確可以有自信又驕傲的說,他比一般看得到的人更快樂、更 健康。因為他正以能力與自信心走在音樂這條道路上。謝謝蕭煌奇今天接受我們的訪問, 謝謝。 轉載自 http://news.chinatimes.com/2007Cti/ 2007Cti-News/2007Cti-News-Content/0,4521,130501+132008051601132,00.html 抱歉不會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