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Collect from

※ 引述《flybow (yyyyyyyy)》之銘言: : ※ 引述《el4e8d (阿豪)》之銘言: : : 現在武戲動作有比黑洞期好一點 差就差在旁白寫得太爛 : : 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 現在的旁白多是拿贅字描述畫面跟空虛的戰況 : : 為何說空虛呢? : : 霹靂會讓偶的眼睛大多做的眼帶殺氣 或者讓偶擺個角度 畫面拍起來眼帶殺意 : : 這就是某編所謂的凜眼 問題是這種眼帶殺氣的畫面表現法已經行之至少有20年了 : : 20年以來幾乎每場武戲都有這個畫面 : : 挖靠 你還幾乎每場戰鬥都在旁邊加個"凜眼" 他媽的只有虛到爆的贅言可以形容 : : 接著所謂的凜劍或凜劍上手或凜招上手 : : 就是開打前拍兵器 來個兵器特寫或兵器反射燈光 展現開戰氣勢 : : 也就是刀光凜冽 劍影森然 整個戰鬥之險的氣氛就被畫面帶動起來了 : : 這個畫面也是10幾年的歷史起跳(更早是兵器轉轉轉) : : 某編還一直加啥凜劍上手 : : 我他媽的看畫面就很明顯曉得的東西還要你加個贅字來描寫乾嘛? : : (而且還是10幾年來幾乎每場武戲都有的畫面) : : 其他還有很多看畫面就曉得的東西 某編硬要加一堆贅字來形容 : : 而且這些贅字空虛膚淺到毫無意義 : : 不是說不能描寫畫面 而是你得擇要抓重點來描述 : : 畫面能表現的東西有限 所以只能用"能帶動氣氛的旁白"補此不足 : : 要帶動氣氛 描寫就得深入 : : 描寫要深入 就得去除簡短贅字 展現一筆一筆刻劃的精隨 : : 例如你凜劍如何的凜?上面的"風之痕戰怒殺"最後一招 : : 快到劍入無形 身幻三影 : : 這會讓觀眾能想像到風之痕的對手一不小心就是寒刃入體 千刀萬剮 : : 這就是所謂的凜劍、凜招至高境界 : : 人家從頭到尾沒出一個凜字 : : 但我卻從畫面跟旁白的綜合口感中 體現到此招此劍如此的凜 如此的寒意 : : 此乃凜的深意-嘴不說凜而心凜 : : 人家有去描寫畫面如何凜招上手 兵器如何奏殺嗎?沒有 : : 人家直接深入刻畫風之痕之招就讓觀眾直接感到招之凜 兵器之奏殺了 : : 然後更讓我詬病的就是啥破殺 影殺 凜殺 奏殺(奏你娘親咧) : : 除了少數比武的武戲 : : 其他哪場武戲不是要殺人的?還要你一堆"X殺"(X自行帶入某編毫無創意的贅字) : : 挖操 看就知道要"殺"的畫面 你他媽的X殺加上去 這除了"虛"以外 還有其他形容詞嗎? : : 更別說那個"奏殺"了 : : 你哪個殺手或殺陣或相殺的對手不是互相出招 交織成一整套動作跟兵器交擊聲 : : 然後你把這整套動作之類的東西說成奏殺 : : 這個我看了20幾年的畫面都是如此 還需要你在那邊寫個奏殺出來講嗎? : : 接著吐槽玄囂的"今日吾以一敵眾" : : 挖靠 從古自今 霹靂大小魔王哪個不是以一敵眾的 : : 連嗆聲的台詞都可以寫得如此虛弱無力 : : 看看人家風之痕的"何不一試呢?" 整個霸氣湧現全場 : : 拜託學著點吧 哀哀 : : 最後講講下面連結的這場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aJx4mQirzg
: : 「神話的盡頭,一個孤軍勇戰的人,旋長槍、破長風,噴濺的鮮紅,染上白纓, : : 在漂血路途上,揮灑著生命的熱度,耳邊聲聲嘶吼,穿透靈魂深處,燃燒戰魂。 : : 豪笑百戰魄,瀝血更添英雄色,狂囂身影穿梭,旋槍起落間,百軍化亡魂。......」 : : 我看旁白講的這三行 完全感受不到啥神話、熱度、靈魂深處阿 : : 阿不就虐虐小兵 打打小將 然後被道門菁英圍毆 : : 這陣仗哪個魔王沒經歷過?神話在哪?熱度在哪?深處咧?就殺殺殺想破重圍有啥深處? : : 又不是想救人 或者甚麼很衝擊的情勢 : 雖然劇情的真的很無力,但這場武戲比較大的問題還是在視覺上的衝擊不夠, : 那種舞槍、動作、效果,真的算不上精采,連過場武戲的規格來看都很難及格 : 但麻煩的是,這場武戲有很明顯要把分量做得夠大的企圖,但比之視覺成果的不足, : 那就不只是差強人意所能形容的,加上台詞,感覺上更是嘲諷與突顯這場武戲 : 的鬧劇性。 : 如果動作好看,台詞亂一點、贅一點,大家大概也不會有太多意見,反正就是爽啊, : 但在沒有任何可看性的狀況下,任何可能的缺點都會被大家放大檢視,更何況 : 這些缺點是那麼顯而易見。 : 從動作、配音、畫面、劇情,有什麼可取的嗎? : 我很努力的去想,但我想不到。 : 最近我老婆(港澳人)開始看了金光 : (為了工作需學台語之故,霹靂那種直翻,我個人不能認同) : 我帶她看了前十集黑白龍狼傳,老實說,回味後,我真的覺得有點悶,劇情實在 : 是在鬼打牆,但銀燕的內心戲還是很棒,如何在史家人的負擔下自我侷限與煎熬 : ,還是很不錯,雖然畫面不夠精緻,但還是很讓人感同身受,特別是那個配音, : 當時看只覺得不太習慣,現在看,還真的是夠誠意。 : 而我內人則是看得嘖嘖稱奇,真得很好看啊,感覺很緊湊(?銀燕和月牙打了是 : 4場還是5場,這樣也算緊湊?????),可能是為他的哭點實在太低,也因此常常 : 看得淚如雨下,例如柳生鬼哭與祭司、月牙兄弟、藏鏡人與狼主.... : 現在她跟著看到劍影魔蹤快結束了吧,最近她哭的是冥醫之死的部分.... : 內人問我會有什麼劇情特別有感觸的嗎? : 我選了這兩段: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x1mfoNg7o (劍無極回憶過往)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oxNL4tIl7k
: (狼主護藏鏡人逃生,不能同生,尤願同死 ) : 尤其是狼主硬使星辰變擋住苗疆得住眾人的嘶吼和劍無極發自內心的吶喊, : 都讓我這個已過30的大叔內心熱血澎派,久久不能自己。 : 最近華山的PILI展,她問我要不要去,還記得初交往的時候我還帶她特別跑去 : 傳藝中心看PILI的偶,還記得吞佛童子的戰神稱號。 : 我拒絕了,她又緊追著問為什麼不再看PILI了?? : 我問她,你能接受默蒼離的真實身分其實只是一個幫某某高人打雜的書僮, : 看了一些高人的書跑而有智慧嗎? : 又或是溫皇只是某個組織的先鋒戰將,跟他同級的高手至少有五個? : 飄渺劍式只是某高人的傳奇武學中最不起眼的部分? : 她給了跟我一樣的答案:不行。我們都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 : 這樣是在毀壞與汙辱一個角色的經典性與完整性,對於劇情是極度的不尊重。 : 如果在PILI,說不定神田京一早就死在萬朔夜手下,搞不好最後還留下一句 : 西劍流與無極劍法也不過爾爾之類的... : 好險沒有發生。 : 而PILI卻特別喜歡這樣做,所以當有了別的選擇之後,琵琶別抱是很自然的事情。 : 而在現在必須工作的人生階段,看PILI的CP值真的不高,但我依然佩服 : 現在還在跟PILI的人,因為那是需要恆心和毅力的事情, : 而金光也需要這樣的敵手,才能繼續保持向上的動力。 : 說了太多了個人感想與感嘆。 : : (例如九州救子 黃泉護君曼睩 那才有熱度跟靈魂深處的描寫空間) : : 這場被圍殺你旁白寫一堆神話、熱度、靈魂深處 : : 觀眾也感受不到 因為根本沒有的東西寫一堆只會讓觀眾覺得贅之又贅 : : 你要馬就描寫 : : 玄囂如何不甘被陰 然後帶出一絲絲靈魂深處 : : (但是他也想陰別人 所以要寫出衝擊觀眾心靈的力道 需要很有功力) : : 你要描寫玄囂小魔王很能戰 : : 小兵如何被虐 : : 不是直接贅字一堆以為很有文學的寫被虐 以一殺百雲雲 這個我看畫面即知 : : 而是用情勢表達出來 : : 例如羅喉滅月族那場 :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wkHKX3EOZA : : 羅喉出招前隨意動作 月族戰神竟感吃力難敵 小兵全部被滅 : : 整個情勢就是羅喉超強超勇 : : 注意喔~注意喔~人家沒有一個字描寫羅侯很強很勇喔~ : : ~人家沒有一個字描寫羅侯很強很勇喔~ : : 但是整個情勢讓觀眾心裡產生"好猛好勇阿" : : 這才叫做能帶動氣氛的旁白 : : 更別說那句"速度、力量、根基、招式 無不完美 無不恐怖" : : 表達出了甚麼?表達出了畫面上月族戰神 月族王 黃泉三人奮力圍殺卻無可奈何的情勢 : : 倘若換做 : : "豪笑百戰魄,瀝血更添英雄色,狂囂身影穿梭,旋槍起落間,百軍化亡魂。"呢? : : 挖操 不僅整個月族三強的凶險氣氛被自以為很文學的贅字打亂 : : 更別說整個無可奈何的戰況情勢完全展現不出來 : : 那羅喉之強就變成只不過某編編出一個沒靈魂的布袋戲角色在自嗨罷了 : : 有請好心人幫我把這篇轉到那些編劇"們"的網誌上 : : 希望這個吐槽能讓他們別再自嗨了 : : 大家不是毫無來由的亂批而已 霹靂的旁白變的假掰又贅詞,空洞兼錦上添花也不是這一兩天的事了,也許現在霹靂大概是論字數在算稿費吧,各種裝文青,人人小確幸。 凜凜的我出了一刀,正如你悄悄的奏殺,揮揮衣袖轉袍之間,不帶走一片雲彩。 加上旁白文擇先生我猜也看不懂這堆東西在寫三小,反正照唸就對了,唸得毫無感情匠氣十足。 早已沒有早年那種江湖草莽的味道,彷彿身在江湖還必須說得一口文言文才算得上是江湖人,以往慣用的臺語切口跟諢話也早不復存。 從不知何時開始,除了一些明明很口語化的臺語硬要直翻以外,特定的詞句跟文法也流於濫用,除了近期大家講的“凜”、“奏殺”以外,霹靂曾經最愛用的還有“竟是”,如果文意正確愛用倒也沒什麼,比如個人還有印象的一場武戲,六銖衣初展身手,出招之刻,旁白卻用“竟是”來形容這聽都沒聽過的一招,個人當下只覺突兀非常…… -- Sent from my Andro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