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Collect from

先抄錄一段柏楊大師的文字: 我還不看日本電影,日本電影的男主角橫眉怒目,一個一個兇的像欠他兩千兩銀 銀子。女主角哭哭啼啼,一個一個可憐的像在大庭廣眾之下剛挨過耳光,而且說話如 噴火,受不了。 在我看過一些大河劇之後,發覺不管男女角色、發言場合,說話都有一股莫名奇妙的中氣 ,男角色故意壓沉聲音,女角色恣意挨聲嗲氣或也是怒火中燒。這固然有戲劇的成分,但 這種作法在歷史上有沒有甚麼根據呢? 我發現這種說話方式實在很常見。如果是身歷百戰、或是角色特別粗暴的人,用這種口氣 或可以理解,但是連聖德太子裡面的幼年廄戶王子,明明才十一歲,也用這種說話方式。 又有一些理應說話可以這樣的人,卻輕聲細語,如聖德太子的蘇我馬子大臣,整個日本他 權利最大,口氣自然可以大,但是他說話卻帶有幾分童稚與婉轉。 -- ▓往高雄的觀光號特快車快要開了,請還沒有上車的旅客至第一月台上車。 --